| 佩西&伊布拉双担 |
| 呆卡&罗伊斯唯粉 |
| 德尔波特罗&穆雷鸡血中 |

 

【all黄】黄粱记之于黄册 七

既心疼阿天也心疼锋哥啊,处女座的心思太细腻就是会想很多有的没的,感同身受QAQ【话说楷皇上线的话,周黄要来了吗??】

考试,停更:

路人闲言本是无心    队友实话奈何伤人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在s市由轮回俱乐部举办,轮回这两年由于周泽楷的强势表现可谓抢眼万分,由弱队一举翻身成为豪门,十分励志。


蓝雨本次有三人入选全明星,喻文州黄少天于锋,S市是数一数二的大都市,喻文州作为队长有事与举办方商谈,黄少天和于锋乐得二人世界出去玩。


两人一起去吃S市特色蟹粉小笼包,于锋年纪虽小,却很会照顾人,小笼包很烫,他细心地挑开吹凉再给黄少天,接着问他要酱油要醋。


黄少天很享受他的服务,“阿锋真好。”


于锋说:“对你好是应该的,你是我女朋友嘛。”话一出口就发觉好像哪里不对,但他不想改口。


黄少天果然有点不高兴:“喂,你又把对女孩子那套对我了,我是男的哦,才不是女朋友。”


于锋吹小笼包,放到黄少天碟子里,开玩笑地说:“知道你是男的啊,睡那么多次再清楚不过。”


黄少天咬一口到嘴里,总算不那么烫了,边吃边说:“那也不能说我是你女朋友,要女朋友也是你是我女朋友。”


于锋笑笑地说:“我是上面的。”


黄少天嗯一声,“但是我才是更厉害的那个吧,就是要更强更厉害更会赚钱的才能当男朋友呀,我是剑圣,全明星第二,一场比赛几十万,还是你副队长,我肯定是你男朋友,上面下面有什么用,你还不得听我的,对吧!”


他有开玩笑的意思,口气却是很认真,至少于锋听起来是这样,他不会真的反驳黄少天的话,低头继续帮他挑开小笼包的褶皱。


他很生气,却不会表现出来。


因为黄少天的话并没有错,只是因为他真心地爱他,才会觉得那些话格外伤人。


两人吃完小笼包在s市逛了一圈,天色黑下来,他们才赶去全明星赛场。


晚高峰,s市在堵车,长长的车龙蜿蜒在高架桥上,车灯在夜下来的城市中绵延不绝,黄少天和于锋坐在出租车的后排,车里没开灯,但路灯很明亮,照着黄少天的侧脸轮廓分明,他侧脸比正面锐利一些,看上去有些冷漠。


出租车司机说:“这条路堵得好厉害,平时不是这样,是因为什么明星赛吧?”


黄少天喜欢说话,就答:“对呀,荣耀全明星,司机叔叔你也玩荣耀吗?”


司机从后视镜看他:“我儿子玩,他喜欢用剑,家里贴了很多海报,我好像见过你……你是不是那个剑圣?”


s市是轮回主场,更何况周泽楷是个万人迷的超级帅哥,不过剑圣群众基础实在太好,连坐个出租车都能碰到剑圣粉的家属。


黄少天笑,“是剑圣有没有车费优惠。”


司机说:“能签名就免费!”


黄少天说:“好呀!”又拉拉于锋,“剑圣好处还挺多吧。”


于锋随手握他的手,他却正抬手撩头发,恰恰错开了,于锋握了个空,手停在一半的位置上,再进再退都有点多余了。


那司机又说:“你旁边那个,是不是队长姓喻呀?”


毕竟轮回主场,黄少天是王牌,路人认识几率远大于蓝雨其他众人,黄少天又笑,“叔叔你还知道喻队长啊。”


“我听我儿子讲过,你们都在一起的对伐,你是喻队长对伐?”


黄少天看着于锋:“哈哈,于队长。”


粤语里这两个字音一样,黄少天普通话不标准,他念起来也是一样。


于锋索性说:“对。”


两人路上拖了很久才到体育馆,下车时黄少天签了名,又要于锋签,于锋摇头,不肯签。


人家要的是喻队长,蓝雨双核,连路人都默认在黄少天身边的人应该是谁。


于锋心情低落,随黄少天进入场馆,喻文州已经先到了,黄少天坐到他手边,开始自然地交谈。


就算分手了,还是亲密的、别人插不上话的朋友,于锋坐下来,他觉得自己早该习惯了,但似乎还是不能习惯,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坐在他们两个人身边,很碍眼。


挑战赛开始,每年都会有新秀来挑战,第一个挑战的人是微草的高英杰,挑战王杰希。


王杰希是熟人,黄少天很自然地和喻文州聊起来,喻文州就说:“还记得四赛季吗?我也挑战过他。”


黄少天不会忘记,他就是因为那场比赛才把自己卖了,但他说:“不记得了。”


喻文州没说什么,两人看了会比赛,都发现了王杰希的异常。


他的实力,怎会如此,明显为他人做嫁衣,喻文州摇头,“他真是为微草什么都肯干啊,对自己也太狠了点。”


黄少天若有所思,“他这是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啊,虽然是用心良苦了。”说着掏手机。


喻文州看他:“还留着他号码?”


“删过,后来还是又加了,没联系过,”黄少天说:“信不信随你。”


“还重要吗。”喻文州说着,起身鼓掌。


黄少天抬头看他:“不是吧,你被微草单亲爸爸感动成这样。”


喻文州鼓掌完坐下,“我高兴呀,终于有人在全明星把他打败给我报仇了。”


“别人一定以为你很感动,”黄少天吐槽:“恶趣味。”


“我有那么感性吗,感动过我的人只有一个,”喻文州说:“你猜是谁。”


黄少天没回答他,这时于锋听了两人对话半天,一头雾水,似乎黄少天和王杰希有过什么,但黄少天从来没对他提到过,就问:“王队和黄少很熟吗?”


喻文州探过头,说:“阿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又对黄少天笑:“我和少天的秘密。”


喻文州是故意的,于锋心里想,他知道他想法多,才会故意当他面这样讲,黄少天口口声声说要瞒着其他人交往,可是怎么瞒得过蓝雨的队长。


他想证明什么,他和少天更熟更默契更合适吗?!那么在床上呢……于锋挺身进入黄少天的身体,脑子里还是失控地想,黄少天在想什么,比较吗,谁更好,谁让他更舒服,谁更有技巧,他与他分手后碰到我,就和我在一起,我是替身吗,如果当时碰到的不是我……于锋一阵心慌,动作重了些,黄少天在他下面还没完全适应,疼地抽了口冷气,抱怨说你弄疼我了。


于锋对他道歉,亲他的嘴唇,黄少天头偏一点和他角度更贴合一些,过于熟练,于锋又疑心他是不是跟喻文州也这样做过,更加难以专注。


黄少天察觉到了,两人结束之后,他就很乖地靠在他肩上,问他是不是有心事。


于锋否认:“没有,大概季后赛来了压力太大。”


黄少天说:“没事,有我在呢,剑圣镇场你怕什么。”


于锋嗯一声,没说什么,黄少天又说:“你是不是有心事,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不能瞒着我哦,我要是哪里做得不够你直接讲出来,”他扬起头,头发垂在于锋肩上,说:“千万不能不做声地走掉,让我莫名其妙的什么都不知道。”


于锋说好,又说不会。


他是很听话的男朋友,黄少天很喜欢,喻文州的好固然像水一样温柔,但也如水一样让他窒息,于锋则不会,他像一个抱枕,又舒服又没束缚,想抱就抱,不想抱也可以靠,抱枕既不会嫌你冷落也不会长腿跑掉,不会对你冷战也不会要求你这样那样,更不会像一声不吭消失不见一句解释也不给,他会一直在身边陪你,多好。


黄少天周末回家的时候,他妈妈说到堂哥要结婚,问他去不去,又催他怎么还不开窍连个女仔也带不回来,黄少天马上就要过二十二岁生日,他这个年纪没上大学的话基本都结婚了或者准备结婚,就算不被催婚也要被催交女友,他就顶嘴说,谁说我没开窍啊。


他妈妈说,好啊,带个回家呀,来年给你办酒。


黄少天就没吱声了,倒是第一次想到要定下来的事,如果能一直和于锋在一起,他也是愿意的。


他就把这事和于锋说了,对方啊了一声,半天嘴巴都没合上,于锋比他小三岁,开玩笑吧和一个二十岁不满的半大男孩子说将来,黄少天挥挥手说:“阿锋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反正他年纪也不大,再过几年也没什么。


于锋反而不好意思了,摸着鼻子说:“黄少,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呀。”


“没人说不好。”黄少天说:“你是还小,未来的事太远了,我来想就好了。”


于锋撇嘴:“黄少,你想还不如我来想呢。”


黄少天说:“你这叫什么话,我比你大,比你成熟,比你阅历丰富,我还是你前辈副队长呢,”又说正经事:“马上就要决赛了,轮回今年好强,蓝雨要更强,你别想这些,好好打比赛,其实比赛你也不用想太多,你只要听队长指挥就好。”


于锋点头,黄少天又说:“其他的交给我,蓝雨有我在,你不用有压力,万事有我,我可是王牌。”


他说的时候表情认真,他是王牌,其他人算什么,蓝雨只要双核,其他随便什么人就行,于锋又忍不住想到这个话题,我不想当那个随便什么人,黄少天你明不明白。


黄少天未出道前就是核心预定,天才,出道即剑圣,绝对王牌,他当然不明白。


喻文州或许能明白,但喻文州也不是他,喻文州是另一个双核,队长,战术大师,同样无可替代,他是通过努力到达这一步的,但自己要怎样努力。


于锋迷茫地很,他没办法告诉他的恋人,他的恋人不能理解,反而会把他更当小男孩。


但他还是在与轮回的第二轮决赛之前尝试过一次,话到嘴边,又百转千回,出口时变成了:“黄少,你觉得我现在这样还有前途吗?”


黄少天正在捏鼠标,眼睛看着电脑屏幕,头也不回地说:“在蓝雨还没前途,你还想要去哪里。”


“不是这个意思,在蓝雨……”他话说到一半,又不知该怎么说,黄少天没说话,他只好继续说:“是很好,但是……”别人连我的名字都写不对。


黄少天终于回头了:“但是什么?阿锋你不要吞吞吐吐的嘛,再这么不爽快天哥不喜欢你啦,天哥不喜欢心思多的。”


于锋没说话,他总不能把未来,全部赌在黄少天对他的感情上,他从来不是感性多于理性的人,从来不是。


黄少天又说:“打起精神来,我们马上就要拿第二个冠军了!你努力一点啊,不要弄得像阿轩那样好吧,这可是你当主力的堂堂正正的第二个冠军哦,是我们一起的第二个冠军哦!”


于锋就很乖地点头,他话少,点头就代表了承诺。


或许得到第二个冠军,能平息一点他的不甘,能让别人看到他的锋芒,他不是不能屈居人下,但至少也要得到应有的荣光,掌声和荣耀全都给了一剑风华——他的恋人,他连嫉妒的心情,都不能有。


与轮回的比赛,于锋个人赛第一个出场。


对周泽楷,最好的神枪手、轮回队长、拥有最犀利操作和最华丽招数的联盟第一人。


蓝雨排兵布阵的时候是没有想到第一个碰到的对手会是最强的周泽楷,用黄少天去硬碰硬都不一定能讨到好处,所以当于锋下来的时候,没有人怪他,大家反而说,会输也正常,黄少都不一定能赢,何况是你。


是安慰的话吧,却还是像一根刺,扎得他很清醒,实话啊,你怎么比得过黄少呢,他才是王牌,你只要去配合他,就好了,你就是随便那个谁。


于锋还来不及调整情绪上团体赛,比赛就结束了。


轮回个人赛全胜三场,直取三分,直接结束比赛,捧得八赛季冠军。


黄少天说,他什么都不想说了。


王牌脾气很大,他不想说,就什么都不必说。


回蓝雨的车上大家都很安静,黄少天还是不说话,他不开心,谁都看得出来,他坐在前排,喻文州坐在他身边,一直对他说话,像是安慰他。


他只要把表情挂脸上就好了,别人都会惯着他,甚至都不会有人怪他,明天的媒体评论也会说,是排兵布阵失误,不客气一点地说,队长的错,再不客气一点,论坛上骂,谁叫他是手残,还有啊,个人赛为什么不能赢,周泽楷是万能的吗,第一个上场的那个谁怎么不能拼一把,赢了就改写历史了,真没用啊!然后再把他的名字打错,于是的于还是多余的余,锋利的锋还是峰峦的峰,谁会在意,随便哪个字,随便哪个人。


于锋一直没说话,他一个人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手掌盖着眼睛,透明的液体慢慢地渗出指缝。


他想要的,黄少天给不了。


蓝雨也给不了。

评论
热度(340)
  1. 浮光现阶段致力于排位事业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panda爱吃米 | Powered by LOFTER